查重网

论文查重
支持官网查验真伪

金基德影片中女性形象的文化功能

  摘 要:金基德是韩国国宝级导演,其导演生涯获奖无数,且大多数都将镜头聚焦于女性。影片中的女性形象除开电影本身的审美娱乐功能以外还有重要的文化功能,本文将从宣泄欲望的主体、重新审视女性的地位这两大点对金基德影片中女性形象的文化功能进行探索与分析。
  关键词:金基德;女性形象;文化功能
  “巴赫金认为,语言是一个处于不同方言、阶级和少数民族之中的分裂化、阶层化和冲突性的区域,每一个对象都有自己的话语,体现了一系列自己独有的思维、规则与矛盾。”[1]韩国早些年历经外敌的侵入与文化渗透,韩国本民族的文化表达和情感抒发都不约而同地受到多方面的制约,尤其是身处儒家思想包围的韩国女性,其话语权一直被男权所压制。而电影作为展现社会百态的重要手段之一,反映了韩国社会的情况,进入21世纪后,荧幕上的女性不再是依靠男性生存的附庸形象,反而涌现出多元化的特点,女性的文化功能也出现了相应的改变。
  一、宣泄欲望的主体
  21世纪的女性不再被局限于男权欲望牺牲品的身份,她更多被放置于宽广的社会环境之中,折射女性与社会之间的关系。同时,金基德导演根据观众的需求,在刻画女性形象时,侧重丰富多样的创作。在他的电影中,不仅出现了青春善良的女性形象,被黑化的少女形象,而且还出现了反抗男权的女性形象,她们给予观众不同的情感与心理体验。《雏妓》涉及到一个善良青春的妓女得到社会和家庭宽容和尊重的话题,《漂流浴室》以阴狠、黑暗、偏执为基调,为爱不惜自残的决绝,令人既爱又怕,《呼吸》里遭到丈夫背叛的女人,同样也以出轨的方式来反抗丈夫的故事。
  1.基于女性视角的创作
  21世纪以来,韩国的很多影视作品均在国内外赢得了观众的喜爱,然而这些电影大多是站在男性立场上的,创造了一系列保国安民,提倡正义公平的英雄形象,而金基德却与之不同,他把女性作为电影的主角,可以说,女性已经成为金基德电影的一个标志。《空房间》里的善华,惟妙惟肖地刻画了由一个麻木不堪、不敢吭声到离家出走、敢于还手保护的家庭妇女,突出了女性自我意识的觉醒。
  《呼吸》里的妍,面对丈夫的出轨,她没有选择忍受,而是也以同样的方式报复丈夫。这部电影以女性的角度探讨女性面对丈夫出轨时的变化,引起观眾对家庭、婚姻的思考。《漂流浴室》的哑女,展现了哑女爱而不得,采用鱼钩刺入下体来留住男人的方式,赤裸裸地将女性复杂的爱和欲望展现的淋漓尽致。
  2.不断增强的主体意识
  女性主义学者西蒙·波伏娃认为:“女人是被社会建构成女性的。为了获得平等与解放,女人必须拒斥受到社会压迫性限制的女性气质而培养男性气质。”[2]在金基德的《漂流浴室》,哑女野蛮、暴力、执着的形象,在某种程度上论证波伏娃提出的观点,变成韩国女性挑战男权的杰出代表,深受女性观众的喜爱。
  《圣殇》的母亲江美善,她不再是沉浸在痛失爱子的悲伤里,而是选择报复的方式以此来解脱身体和精神的禁锢,面对儿子的杀人凶手李江道,她设计了一系列的接近李江道的阴谋,目的就是李江道对她产生依赖、信任,最后在他面前自杀,以此让李江道尝试到失去亲人痛不欲生的滋味。
  在金基德的电影中,女性不再是逆来顺受的个体,她们不再甘愿做男性的附属,她们在面对男性的欺辱时勇于回击,维护自己的尊严,表明了女性的主体意识不断深化,女性不再是男性欲望投射的客体,而是释放个人欲望的主体。
  二、重新审视女性的地位
  韩国独立后,经济上得到了迅速发展,然而,深受中国儒家思想影响的韩国,男尊女卑的思想还很根深蒂固,尤其是处于边缘上的女性,更是深受迫害,她们在生活中饱受忧虑情绪的困扰。但在金基德的电影里,大多数的女性形象,都以勇敢捍卫自己地位,保卫自己尊严的形象出现的,尽管是采用非理性的方式,但足以说明金基德导演不再以片面的态度对待女性地位。而是试图通过刻画女性的生活、情感来唤醒人们对于女性地位的哲思。
  《雏妓》里塑造了一位天真善良、乐于助人的妓女形象,为了寻找所年的双胞胎妹妹,贞选择了卖身赚钱,遭到老板和嫖客蹂躏的她,没有选择报复,而是用自己的善良、柔弱感化他们,最终,他们都被贞所打动,很快就接纳了贞。从这里可以看出,金基德导演不再总是把女性当作是卑微低下的弱势群体,而是立足社会重新审视女性的地位,并给予她们尊重和礼貌。
  三、构建家国的中坚力量
  在21世纪之前的电影里,女性被理所当然的被视作男性的附属品,她们没有自己的思想和经济能力,只能依附于父亲、丈夫和孩子而生存,而在金基德的电影里,刻画了一批特行独立的女性形象。她们勇于抵抗男权的不平等,维护自己的权利,成为国家和个人紧密联系的重要桥梁。作为银幕表达的主体,在一定程度上,电影中女性的命运的走向在一定程度上展现出了国家命运的走向。
  1.勇于追求爱情
  21 世纪以来,韩国经济得到了突飞猛进的发展,与之相应,女性的思想也逐渐觉醒,无论是白领还是农民,她们对自己的地位有了更深一步的理解,不再选择逆来顺受。在金基德的电影中,以刻画女性形象为主的电影,女性大多有了抗争男权的思想。并且运用极端的方式来进行自我救赎。唤醒人们对于女性地位的深思。
  在《漂流浴室》里,哑女对待那些侮辱她的嫖客统统都进行了报复,在深夜的时候,偷偷从水下潜出来,拉住嫖客们的脚,活活拖向水中淹死,就连那些觊觎她男人的妓女也被她报复,最终,为了挽留住爱人,她不惜把鱼钩刺入下体,以此来表明她对爱情的决绝。一方面,,哑女的行为相对来说很血腥暴力,但另一方面,这也说明了她的觉醒,不再唯唯诺诺,而是勇敢的奋起追求自己的爱情。《弓》的女孩是从小就被老人收养的弃婴,他们共同生活在一艘船上,老人最大的心愿就是等到女孩成年时与之结婚,然而有一天,一位来旅游的男大学生吸引了少女的心,女孩开始了对老人的反抗,最终奋不顾身的与男大学生逃离,追求自己的爱情。
  不管是《漂流浴室》的哑女,还是《弓》里的少女,她们的自我意识逐渐觉醒,渴望爱情和自由,追逐自己的内心,身体得到自由的时候,内心的情感也随之解放,觉醒得很彻底。
  2.展现社会黑暗现实
  韩国经历了战争、殖民和国家分裂的局面,受到了来自美国、日本等外来文化的冲击,意识形态发生了很大的改变。与此同时,男性和女性之间产生了一定的隔阂和分歧。诚然,金基德导演在对于女性的塑造过程中也存在一定的个人主义,电影中的女性总是以一种受害者的身份存在,并且深陷情欲中无法自拔。
  最典型的代表是《坏小子》,亨吉看上了女大学生森华,爱而不得的他最终设计陷阱让森华成为了他手下众多妓女的一名,森华由一开始的反抗到最后的沉沦,出狱后,亨吉最终良心发现,放走森华,还她自由身,然而森华却早已沉陷在这种花花世界里不肯离去。通过《坏小子》展现出了女性在男权的操纵下陷入困境的处境,女性个人完全被男性所控制,从而成为男性手下的傀儡。同时也揭示了现代社会中女人情欲的泛滥。
  《时间》里的女画家美妍,为了报复丈夫的出轨,寻找了一条不同寻常的复仇之路,她专门去会了监狱里的一名男犯人,不断与其分享自己的故事,最终通过与其发生性关系完成了对丈夫的报复,影片荒诞的结局实际上是对韩国男权社会的戏谑和嘲讽。
  综上所述,金基德电影中的女性开始有了自我意识的觉醒,逐渐摆脱了依附于男性生存的思想观念,与此同时,她们也逐渐摆脱男性的欲望折射,从而转为释放自身欲望的主体,让社会重新开始审视女性的地位。除此之外,被认为是男性附庸的女性,逐渐成为构建国家的核心力量,并且在一定程度上折射出现代韩国社会存在的问题。
  参考文献
  [1][美]闵应畯,[韩]朱真淑,[韩]郭汉周, 韩国电影 历史、反抗与民主的想象[M]. 金虎译.北京: 中国电影出版社, 2013: 23-26.
  [2]王侃,“女性文学”的内涵和视野[J].文学评论, 1998, 6.
  作者简介:
  袁晓琳,性别:女(出生1991年5月18日),民族:汉,籍贯:湖南永州,学历:硕士,职称:助教,毕业院校:昆明理工大学,主要研究方向:广播电视 播音主持 戏剧影视,单位名称:湖南科技学院。

分享:

论文查重 检测系统 官方入口

知网期刊检测 知网PMLC 万方检测2.0 知网检测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