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重网

论文查重
支持官网查验真伪

浅析满族传统民居建筑的艺术性

  摘 要:民居是反映民族文化的建筑物,乌拉街满族镇的传统民居是社会生产力的发展与当地劳动人民智慧的结晶,是社会文化与经济水平的反映。本文以吉林市乌拉街镇的“三府”为例,在分析其历史与地理背景的基础上,从建筑造型、建筑材料、建筑装饰三个方面阐述了满族传统民居建筑所体现出的艺术价值,为更好地实现满族传统民居文化的传承、弘扬有满族特色的装饰文化,希望借此有助于展开满族传统民居保护研究的进一步工作,也为激发本土化设计的生命活力提供借鉴。
  关键词:满族;传统民居;艺术性
  引言
  位于吉林市中东部龙潭区的乌拉街镇是满族的发祥地之一,明朝曾是海西女真扈伦四部乌拉部所在地,清朝时,乌拉街镇成为松花江航线重要的组成部分,清政府在乌拉街设立打牲乌拉总管衙门,管理东北的贡品,是全国四大贡品基地之一。乌拉街镇是中国历史文化名镇,现存有相当数量的民居建筑,其中最具满族特色的“三府”[1]保存至今,有非常重要的历史文化价值。在建筑学领域内以文化的视角观察民居,需要转换思维把民居当作历史与文化的载体,而不单单是物质实体。乌拉街镇满族民居不仅是东北地区重要的物质文化遗产,也蕴含着该地的历史文化价值与艺术内涵。
  一、乌拉街镇概述
  “三府”中的后府最早原为打牲乌拉总管赵云升的私人府邸,始建于光緒八年,位于乌拉街镇东北隅,占地近万平方米。据史料记载,后府为前后两进式院落,为三府中最为精美的一所宅院,如今后府的庭院早已没有轮廓,南院和两花园也荡然无存,仅存的正房与西厢房一片荒凉破败之感。支撑房屋的几根梁柱还是原物,柱础部分的汉白玉保存完好。西厢房内“兀”字型的万字炕和通过墙壁通到室外的跨海烟囱充分体现了满族民居的建筑特点。但是房屋的木质窗框的底部年久失修,已经腐朽不堪。虽然后来后府的门窗及回廊经过重新修建,也早已不复当日模样,细节之处的精细程度难以媲美当时。后府作为乌拉文化遗产的见证,如今沦落至此实属悲哀。
  与后府相比,魁府保存相对完整,位于乌拉街镇政府西侧,始建于1875年,曾为乌拉街公社招待所。笔者进行遗址考察时发现,院内的墙基残存显示魁府曾是清代二进四合院的建筑格局。魁府有正房五间,配房各三间,耳房一间,均以“风火山”[2]与前座相连。魁府的建筑风格明显受到了西方建筑的影响,门房的样式,入口采用券拱解构承载屋顶的重量。正房与东西厢房之间相连的回廊保存较完好。在一百多年的时间里魁府曾三次易主,房屋的格局也与原来不同了。
  历史最为悠久的前府位于乌拉街镇东南角,始建于清乾隆二十年,因位置处于“打牲乌拉总管衙门”之南,被称之为“前府”,另也叫做“萨府”。前府基本保存完好,现存五间正房。与魁府相同的是,前府的院内同样有墙基残存的痕迹,这证明前府也曾是一座二进四合院。房屋的飞檐翘脊与青砖小瓦相呼应,门楣的水墨画与石柱上的雕刻相映成趣,建筑风格素雅庄重,无不体现着当时满族居民典雅古朴的审美风趣。
  二、建筑造型的艺术美
  “三府”以独立三合院、独立四合院为主,其中魁府和前府为清式二进四合院。值得注意的是,“三府”屋顶和屋身的比例接近于一比一,这不同于中国其他地区的民居(中国传统古建筑屋顶与屋身的比例大多为一比二)。中国古建筑各部分的比例虽不像西方古典建筑般刻意追求黄金分割比,但同样十分重视建筑各个部分之间的比例。梁思成先生曾指出过“台基”、“屋身”、“屋顶”的三段式划分方法。宋代《营造法式》中没有对建筑各部分之间的比例关系加以详细说明,但“凡屋宇之高深,名物之短长,曲直举折之势,规矩绳墨之宜,皆以所用之材分,以为制度焉”说明了古代营造立面比例的准则——“以材为祖”。“三府”屋顶与屋身的比例近乎一比一,宽厚的屋顶使房屋整体看上去敦实厚重,在凛冽的寒冬,这样的比例设计使屋顶既能承受住层层覆盖的大雪的重量,又能抵御北方呼啸的寒风,保暖之余不失协调之美。
  “三府”整体没有纯装饰性的构件,看似与其他地方的民居无太大差别,但在具体的使用方法上却极具地方特色。例如屋顶的铺瓦,首先在瓦形上,“三府”屋顶铺设的仰瓦(图)与普通汉族民居中的小青瓦有很大不同,“三府”铺设的的仰瓦特别宽大,铺设完成的屋面上还可以看到宽宽的瓦垄,朴素而不单调。其次是在瓦缝的覆盖上,“三府”并没有采用其他民居常使用的板瓦,而是采用了筒瓦,筒瓦尽端套有圆形的瓦当,瓦当上有生动活泼的雕刻图案。但圆形瓦当在古建筑中为较高等级,由此可见在我国古代有部分越级情况出现。此外,前府屋脊处瓦的铺设采用层层相叠的铺设方式,堆成起翘的屋脊装饰,使屋脊产生了优美的线条,这与汉族民居屋脊有较大不同。
  在封建社会严格的等级观念下,屋顶的形式往往决定了建筑的等级。硬山屋顶在建筑中等级最低,对于满族传统民居来说,硬山屋顶是乌拉街镇传统建筑的典型特征。硬山屋顶是由一条正脊、四条垂脊组成,五脊相连形成双面坡。有句满族地区有句俗语叫做”口袋房,万字炕,烟囱出在地面上”。所谓“口袋房”指的是正房在三到五间、坐北朝南、开口于一端,这样的的建筑形如口袋,因此被当地人称为“口袋房”。其屋内陈设十分简单,进门之后是堂屋,堂屋用来放置灶台和杂物,“里屋”为主要的起居部分。满族以西为贵,因此西厢房又称为“上屋”,东厢房称为“下屋”或“东屋”。房间内最大的特色是周边筑有三面火炕,又称“万字炕”。一般南、北为在炕,东端接伙房炕灶,西炕是窄炕,,下通烟道。按满族习俗,西炕安放着祭祀祖先的神龛[3],是神圣之地,不可堆积杂物,就连贵客至友也不能坐西炕。南炕温暖、向阳,一般由长辈居住;晚辈则住北炕。“烟囱出在地面上”则是满族传统民居的另一特点,这句说的是独立于房屋之外的“跨海烟囱”,烟囱与房屋独立,多置于山墙旁,有的也建造在房屋后面。跨海烟囱高大,与屋身齐高,其抽力和排烟效果极好,便于寒冬的保暖。但是由于满族民居的屋顶是用稻草铺盖而成,人们出于防火考虑,在建造烟囱时会使之与房屋之间保持一定的距离。这样的设计,可以最大限度的利用空间采暖以抵御东北严寒的气候。在当地特殊环境和人为等因素下,满族民居在建筑造型方面形成了这个地区独特的艺术美。

分享:

论文查重 检测系统 官方入口

知网期刊检测 知网PMLC 万方检测2.0 知网检测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