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重网

论文查重
支持官网查验真伪

基于财务弹性视角的企业投资能力研究

  摘 要:投资行为是企业持续生成和提升公司价值的重要方式。本文基于财务弹性视角,通过分析企业现金流、剩余举债能力和其他影响因素,分析其企业投资能力的影响及测度方式。
  关键词:财务弹性;投资能力;测度
  一、引言
  投资行为是企业持续生成和提升公司价值的重要方式,也是为社会创造财富,从而满足整个社会生存和发展的重要形式。积极有效的投资行为不仅能推动企业技术进步、生产改善、品质提升,而且能推进企业价值管理,降低经营风险。但超出投资能力的行为,则有可能使企业陷入债务高企、经营受挫等艰难境地。
  二、关于财务弹性
  葛家澍等(2008)将企业的财务弹性定义为,公司通过留存一定的剩余借债能力和现金流,从而保证未来有能力抓住投资机会,并降低财务风险。从这个理解出发,企业的财务弹性核心表现为剩余举债能力和现金流安全:剩余举债能力较强,企业可以留存更多的现金,因而具有更高的投资能力。
  1.现金流
  现金流是现代企业财务管理的重要内容,完善的现金流管理,能够给企业生存发展、提高企业持续竞争力提供重要保障。虽然根据MM理论,企业的内部资本和外部资本可以互相替代;但由于资本市场的不完善,企业筹集和使用外部资本的成本要显著高于使用内部资本。因而,作为企业最重要的内部资本,现金流是企业投资能力的起点,而国内外关于企业投资能力的研究早期也着重关注在企业的现金流状况。
  现金流对企业投资能力影响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总量匹配。即当期的投资行为现金净流出量,不得超过现金流恒等式所描述的投资能力限额,进而建立量入为出的投资策略。二是,结构匹配。即投资行为所占用的资金,与资金来源期限实现匹配;股权融资、长期贷款、自有资金可用于长期投资项目、短期投资项目;而短期银行贷款等债务融资,只能投资于短期投资项目;从而实现资金来源与资金投向的结构性匹配。三是,过程匹配。科学的现金流管理,就是在一定期限内对企业现金的合理使用,不会因为一次性、大额的投资行为对企业的生产经营所需现金、债务偿还所需现金造成断裂,进而影响企业的正常运转。
  传统上,关于企业投资能力的预测以现金流恒等式为逻辑起点。考虑到投资的预测性,恒等式中各指标均为根据预算的预测数值;但初期“现金及现金等价物”的绝对数值,仍是投资能力测算的基础依据。公式中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净增加额”通常根据企业的预算情况预估,计算投资能力时,应该由“货币存量”出发,剔除“弹性现金储备”,其剩余期初货币作为计算的起点。
  同时,以现金流为起点,企业还应关注:一是,现金流的稳定性。通常企业现金流集中经营活动,并且以经营性利润或孽息保值为主要动机,其现金流稳定性相对较高;而较多现金流在非经营性活动,以投机收益为主要动机,其现金流稳定性相对较低。二是,变现能力较高的流动资产、速动资产,以及与之相关的短期偿债能力,如速动比率、流动比率。因为短期偿债能力不仅包括了当期(或期末预期)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而且考虑了存货、应收账款、预付款等短期内可以较快变现的资产,以及预收款、应付账款等短期内需要偿付的债务;这些短期的资产和债务可能转化或占用短期的现金流,因而也是影响企业投资能力的重要因素。短期偿债能力往往与资产质量、经营质量息息相关,但由于其指标数据的客观性,因而可以设置为投资能力影响因素的关键指标。
  2.剩余举债能力
  企业可以通过较低的负债水平,来维持未来的借款能力、债务融资能力,这种借款能力就是剩余举债能力。马尔基亚(Marchica M.T.)和莫拉(Mura R.)在2010年的研究也表明,企业采用保守的杠杆政策,来保持财务弹性,能够增强企业未来的投资能力。
  传统上,关于企业剩余举债能力的研究较为欠缺。国内银行等金融机构在评价企业的剩余债务能力时,更多参考资产负债率、固定资产、流动资产结构等要素,,关注企业持续获取长期优质资本的能力。国外学者根据目标评级来评估企业特定的债务能力,并将剩余举债能力与资本发行行为联系起来,模拟了企业剩余举债能力计算公式。但该方法并未普遍使用并验证。因而资产负债率是学界、金融街对企业剩余举债能力通用模糊指标。
  剩余举债能力对企业投资能力的影响主要体现在:一是,投资行为发生前的企业资产负债率状况。为筹集足够的资金实施投资行为,企业可以通过提升杠杆水平/降低剩余举债能力的方式,其结果是企业自身资产负债率的上升;因为资本市场对于企业资产负债率的水平有一个模糊的标准,因而这个剩余举债能力并非是无限量的。二是,投资行为发生后企业整体的资产负债状况。以并购类投资为例,当溢价或等价收购时,只要并购资金中存在借款,收购后母公司资产負债率均会升高;尤其是被并购企业的总资产越大,并购后母公司资产负债率影响也会越大。过度升高的企业资产负债情况,会给资本市场敲响警钟,也进一步影响企业投资能力。
  3.其他影响因素
  除现金流和剩余举债能力之外,还应该关注企业的股权融资能力,而这也是企业增强投资能力的重要途径。因为相对于债务融资对企业持续经营带来的债务偿还压力,股权融资具有无息、无需偿还、“永久期限”等显著优势。
  三、结论及展望
  投资是企业经营和发展的重要形式,对于持续创造股东价值和企业发展具有重要意义。因而在投资行为发生时,不仅要关注投资的财务收益情况,还应该关注财务弹性的影响,建立合适的测度方式,形成预警机制,以保障企业处于良性运行区间。
  参考文献
  [1]Marchica M.T.and Mura R.2010,“Financial Flexibility,Investment Ability,and Firm Value:Evidence from Firms with Spare Debt Capacity” [J] Financial Management.39(4):1339-1365.
  [2]葛家澍,占美松,2008,“企业财务报告分析必须着重关注的几个财务信息——流动性、财务适应性、预期现金净流入、盈利能力和市场风险”,会计研究第5期,第3-9页。

分享:

论文查重 检测系统 官方入口

知网期刊检测 知网PMLC 万方检测2.0 知网检测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