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重网

论文查重
支持官网查验真伪

以镇墓兽为例浅析雕塑本体语言及现状

  摘 要:雕塑以可塑的实体艺术语言,反映社会生活,时代精神,表达个人情感和审美感受,是区别于其他艺术特点而存在的。近年来传统雕塑的概念被泛化,虽说在雕塑边缘的探索和创新也是当代艺术进步的表现,但这使雕塑的概念变得十分模糊。镇墓兽作为中国传统文化中的一部分,虽存在时间短暂,但从它的创作思想、题材、造型来说都是“纯粹”雕塑的典范。众多研究者从镇墓兽的历史发展、演变和意义等方面做了很多研究,而笔者希望通过对其作为雕塑的存在,来探讨雕塑本体语言的魅力,找到雕塑继承和创新中应遵循的原则界限。
  关键词:镇墓兽;雕塑本体语言
  在新思潮和创新意识不断发展的今天,人们对于雕塑的探索开始脱离雕塑本体,而是在雕塑边缘甚至以外的领域创造“雕塑”,这些作品往往不符合雕塑本身的原则,它可以是艺术的创造、发展,,但却不是雕塑。在“创新”的外衣下,泛雕塑化肆意生长,雕塑界限模糊,传统雕塑语言被淡化,使得雕塑不再具备它自身特殊的艺术表现。那么雕塑究竟是什么?它的本体语言又是什么?即在寻求突破时要遵循什么原则?反思必然要回归传统,历来,艺术发展的革新与传统的维护,既是相互对立的,又是相辅相成的,但不论继承还是发展总要有个限度,这个限度即雕塑本体语言。镇墓兽虽在漫漫千年的中国传统文化中存在短暂,但从它的创作思想、题材、造型来说都是“纯粹”雕塑的典范。从战国到晚唐,镇墓兽作为一种明器存在于墓葬文化中,它象征着一个时代、一种精神。文章根据镇墓兽现有的参考资料,研究镇墓兽的造型艺术,阐明雕塑本体语言,寻找雕塑原则界限。
  镇墓兽最早出现在巫术盛行的楚国,百姓对于鬼魂作祟深信不疑。东汉著名经学家应邵的《风俗通义》1中记载:
  “方相氏入圹驱魍象,魍象好食亡者肝脑。人家不能常令方相立于墓侧以禁御之,而魍象畏虎与柏。”
  为镇鬼驱邪、保护亡者尸魂,人们需要一个拥有神力的保护者,这种借助神灵力量的思想,决定了镇墓兽的造型。威猛、凶恶、有通天能力者,即古代神话传说中的形象或凶猛野兽,所以我们现在看到的镇墓兽形象是古人将世间认为最崇拜、最凶恶、最具能力的形象拼接重塑起来的,如虎头、猪耳、牛角、翅膀等等,看似拼凑成一个自然界不存在的形象,却是古人对于鬼神审美的表现,他们认为越凶恶就越能达到驱鬼镇墓的目的。同样拼接重塑的手法在《山海经·西山经》2中也有体现:
  “邽山,其上有兽焉,其状如牛,猬毛,名曰穷奇,音如嗥狗,是食人。”
  虽然五代后镇墓兽消失殆尽,但“嫁接”的雕塑手法依然沿用至今。到南北朝时期,内迁的胡人形象出现在人面兽身的镇墓兽身上,一是因为这些来自蛮荒之域的野蛮胡族还保留着原始的食人兽性,这正符合镇墓所需的野蛮形象。二来“神人合一”的思想发展,人类希望可以驾驭甚至超越鬼神的力量,反映人们追求神明、驾驭自然的美好愿望。
  对镇墓兽形象做过简单探究后会发现,在它身上雕塑的语言是纯粹的,没有多余赘述,也不曾娇柔做作。下面我将结合镇墓兽将雕塑本体语言概括为以下三点,并加以阐述:
  一、三维实体
  从本质上讲镇墓兽作为一个三维实体存在,是具有体量的,观者可以站在任何角度进行欣赏,甚至可以通过触觉感受雕塑本身的起伏转折。这正是雕塑的特殊语言,如果丧失了形体语言的表现,就失去了雕塑的本质意义。由于雕塑的三维实体形态,它既能在视觉上呈现作品语言,也能在触觉上引起观者感知,使作品的量感在知觉上表现得更丰富,这也是雕塑区别于其他艺术的特殊表现形式。
  二、题材单纯
  无论何种形态、风格的艺术作品都有它自身独有的“主题、主体、内容”,这就是题材。雕塑的题材要求单纯,区别于其他艺术形式的叙事,而是将作者想表达的情感和故事用一个不太复杂、简洁凝练的形体去概括。在巫术盛行、鬼神信仰根植的时代,镇墓兽为镇鬼驱邪而生,其素材的提取、造型的考量都为“镇墓”这一目的而服务。
  三、主题思想
  能使雕塑价值得以体现的是它本身的思想精神、情感反映,而不是制作工艺、装饰美感,在这里我们要区别雕塑作品和工艺品。德国艺术家格罗塞3曾说过:“原始民族多数艺术创作不单是从审美动机出发的,同时想使它有实际作用,而往往后者是主要动机,审美的动机只是满足次要的目的而已。”古代镇墓兽将动物赋予特殊的神力,塑造了穷凶极恶形象,希望借此达到镇鬼驱邪的愿望,以实现保护亡故者的尸体不被破坏,灵魂得到归宿的目的。通过对死后灵魂世界的构想,加上民俗文化的系列反应,强化了民众的灵魂信仰,是当时代的精神文化反映。所以雕塑之所以成为雕塑,就是它要饱含创作者的情感愿望或某一时代的精神文明。
  综上,雕塑的界限和原则是雕塑这一门类存在的意义,是雕塑立身之本。在现代雕塑语言的创新扩展中,不乏有一些人抛弃了雕塑本体语言,无限拉伸着雕塑边界,例如:在艺术新思潮的影响下,出现了一些对雕塑概念曲解的作品,仅仅是运用一些三维立体就片面的称其为雕塑作品,这种消解雕塑本质属性的行为超越了雕塑本体语言规范,虽然作品是立体的,也赋有一定的空间变化,但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雕塑。再者,雕塑审美是在有主题思想的基础上产生的,不只是简单的装饰。近年来雕塑展览上的装饰意味越来越浓厚,作品虽然是三维立体的,在创作题材和造型上也运用了不同的表达方式,但不具有审美意义,就像是华丽辞藻堆砌的文章一样,空有美丽的外壳,读起來却苍白无力,经不起推敲。更有甚者借现代科技与雕塑艺术的结合,用声光电创造一个摸不着的、虚幻的影像,它连雕塑实质中最基本的三维实体都没有做到,何来雕塑一说?
  所以在创作的过程中应该遵循雕塑自身本体语言的规律,在这一限定中去吸收发展新思潮,从表现形式、角度、材料等方面创新,突出雕塑门类的特殊性,即对材料的理解和最原始的创作冲动,规避原则局限性。在保留雕塑本体的基础下,灵活运用雕与塑的语言,通过对空间体量的塑造言情议志,以达到雕塑艺术在本体语言不受侵犯的情况下永恒发展。
  参考文献
  [1]顾丞峰.《镇墓俑兽形制演变析,楚文艺论集》.湖北美术出版社,1991年.
  [2]王朝闻.《雕塑雕塑》.东北师范大学出版社.1992年.
  [3]邵大箴.《浅说雕塑艺术的本质特征》.艺术评论2012年第六期.
  [4]潘佳红.小议“镇墓兽”——与《“镇墓兽”意义辨》—文商榷.江汉考古1992年第二期.
  [5]丁兰.《中南民族大学学报》,试论楚式“镇墓兽”与东周时期楚民族的巫文化.2008年第三期.
  [6]彭浩.《镇墓兽·新解》.1994年.
  [7]肖凡.《战国至晚唐镇墓兽造型语言研究》.2014年硕士论文.
  [8]吴荣曾.镇墓文中所见到的东汉道巫关系.文物1981年第三期.

分享:

论文查重 检测系统 官方入口

知网期刊检测 知网PMLC 万方检测2.0 知网检测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