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重网

论文查重
支持官网查验真伪

成都市非遗教育传承实施路径及对策研究

  摘 要:非物质文化遗产从历史走到今天的主要存续方式是“传承”,而传统“师徒制”在现代社会的发展考验下,已经显现出诸多问题,许多非遗项目传承无人、无序、无章可循,后续发展面临严峻考验。随着非遗进校园工作的纵深推进,“非遗教育传承”这一概念得到了广泛认同,如何将非遗的”师徒制”与现代教育体制向结合,延长非遗传承与发展的时空线,成为各非遗保护专家和教育工作者广泛关注的问题。本文从成都市非遗传承与发展的出发,通过对非遗传承人、和以中小学校为主的非遗进校园情况开展调研、分析、总结和反思,针对非遗教育传承过程中有待开展和提升的工作提出了对策和建议。
  关键词:非遗;教育传承;对策
  成都市是国家历史文化名城,承载着三千余年的灿烂文化和历史,非物质文化遗产丰富多样,有效彰显了地域传统文化的魅力和风采。随着近年来中国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重视程度不断提高,成都市在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传承方面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与发展,,在稳步推进非遗保护工作的同时,丰富了自身的文化魅力,在文化竞争和影响力方面得到了极大的提升。高水平建成了成都中心、天府中心等城市文化地标,持续办好中国成都国际非物质文化遗产节、成都创意设计周等文化活动,竭力打造中国“非遗之都”、“音乐之都”、“设计之都 ”和“会展之都”,以彰显天府文化的时代风采,让人文成都享誉世界。据成都市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中心公布的成都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显示,成都国家级非遗项目多达19项。其中都江堰放水节、蜀绣制作工艺、蜀绣、成都漆器4项先后入选“首批中国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保护名录”;青城武术、怀远藤编制作技艺、成都灯会等47个项目进入省级名录;沱江号子、火牛阵、大邑狮灯、鱼凫传说等38个项目进入了市级名录。
  一、成都市基础教育阶段开展非物质文化遗产教育传承基本情况及主要实施路径
  据成都市教育局发布的统计数据,截止2018年成都市小学数量590所,招生人数18.84万,在校生人数99.18万;初中学校460所,招生人数14.1万,在校生人数39.97万;高中学校235所,招生人数13.31万,在校生人数40万;中等职业教育学校86所,招生人数6.54万,在校生人数19.95万。
  自2014年成都开展“非遗进校园”活动以来,由中共成都市委宣传部、成都市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成都市教育局、成都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共同联合培育了20所非遗传承基地学校和20所川剧特色学校,在逐步引领非遗传                                                                                                                       承教育活动。以成都为基点的四川部分区域正通过加大课时投入、平台的搭建以及开展因地制宜的教育实践方式,极力的推动着非遗传承教育从一事一地转变为常态化普及教育,使其在校园生根发芽,长效发展。
  1.以形式多样的”非遗进校园”工作激发教育传承工作活力,以校为轴,推动师生、家庭、社会共同关注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与创新
  目前,成都市开展了“非遗进校园”工作的学校达200余所,主要集中在糖画、蜀绣、棕编、皮影、剪纸、瓷胎竹编、面人、绳编结艺、金钱板、川剧、四川清音、木偶长绸舞等方面的非遗传承人进驻校园授课。在2019“文化和自然遗产日”成都主场活动中,开展了2019年成都市“非遗进校园”教学成果展和征文比赛暨“我是非遗小传人”万人签名活动,呈现了近年来开展教育传承的成效。此外,成都市还采取了丰富多彩的展演方式推进非遗进校园,其中包括“非遗进校园”传统表演艺术教学成果展演、“非遗进校园”传统技艺教学成果展示、授课传承人技艺展示、“非遗进校园”范文展示等。如:2018、2019年“非遺进校园”传统表演艺术教学成果展演活动集中展示了来自10所基地学校和机构12个节目的精彩演出,涉及小金龙龙舞、四川扬琴、金钱板、木偶长绸舞、四川清音、蛾蛾灯、川剧等成都非遗项目;而在传统技艺教学成果展上,则集中展示了非遗进校园活动开展以来的,共计22所基地学校的非遗传统技艺教学成果,参与的学生人数达200人。参展的手工技艺项目包含陶艺、剪纸、瓷胎竹编、面塑等15余种。授课传承人在各自所授课的基地学校开展教学之外,还根据青少年的生理心理特点,编写教材、选拔苗子、组建相关的艺术团,指导学校购买练习所需的道具、服饰、乐器等,系统地传授相关基础知识和文化。以川剧项目为例,传承人帮助学校策划开辟校园川剧长廊,营造川剧文化氛围,使得师生在潜移默化中收到影响;其次利用现代传媒教学手段,通过有奖知识竞赛、音频视频、图集展等方式,增强教学活动的趣味性以及学生互动的积极性。通过各种形式的非遗进校园活动,极大激发了学生对非遗的兴趣,促进了学生背后的家庭对非遗的了解,更推动了社会对非遗保护传承工作的关注,从具体操作层面丰富了非遗教育传承的形式与内容。
  2. 以建立“非遗基地校”形式,整合学校教育资源,构建非遗教育传承人才“蓄水池”
  成都市培育的非遗基地校共计20所,秉持着传承非遗,延续文化的精神,以各式各样的组织形式和活动落实传承工作。经调研发现,其组织形式包括但不囿于社团,如成都市第52中学专门设置女生绣坊班级招收女生参与蜀绣传承实践;郫县友爱职业技术学校将参与的学生分为专业组和兴趣组,不同等级和技艺水平的非遗传承人分别展开指导,以实现具有针对性的传承效果。如专业组在和兴趣组一致的一周四次的练习基础之上,还外加了一周四节的专业课;另外,崇庆中学附属初中也将非遗传承分为专业组和非专业组,专业组的人员来自初一到初三,共计三个年级,其非专业组人员主要来自低年级。非遗基地校的建立,不仅可以鼓励更多的学校重视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传承工作,更可以整合资源,调动学校的力量发现一些有技艺专长的学生苗子重点培养,为非遗传承人才“蓄水”。

分享:

论文查重 检测系统 官方入口

知网期刊检测 知网PMLC 万方检测2.0 知网检测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