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重网

论文查重
支持官网查验真伪

舒伯特《三首即兴曲》D.946中“死亡意识”之谫议

  摘 要:弗朗茨·舒伯特创作于1828年的《三首即兴曲》D.946也被称为“遗作即兴曲”,因此,曲中透露出的关于作曲家对“死亡”的多元认知和深切体验,即“死亡意识”,是该作别于他曲并成为特殊的重要之处。本文遂以此为切入点并展开专门性探究,分别针对乐曲的复调性“死亡意识”的特征、成因以及技术语言等方面进行了分析与解读,诠释了舒伯特在曲中所表达的“死亡意识”,并非是生命的结束,反之,恰是另一种“生”的起点之哲思。
  关键词:舒伯特;即兴曲;“死亡意识”;消极;积极;中和
  于弗朗茨·舒伯特而言,1828年是一个极为特别的年份。在这生命最后一年中,他的健康急速恶化,身体、心理均备受折磨,但尽管如此,这一年却仍是他音乐创作的巅峰时期。其年间,他创作了《C大调弦乐五重奏》、《C小调钢琴奏鸣曲》D.958、《A大调钢琴奏鸣曲》D.959、《bB大调钢琴奏鸣曲》D.960、《三首即兴曲》D.946等多部重要的作品。其中,《三首即兴曲》D.946虽不如他的艺术歌曲、交响曲、奏鸣曲等代表作出名且较少受到人们的关注,但既为临终前所作并命题为“遗作即兴曲”,在内容上显见是舒伯特个人在生命最后阶段林林总总的所遇、所思、所感的集合体现,尤其是作曲家在曲中赋予了自身对“死亡”的多元认知和深切体验,即“死亡意识”,是该作区别于他曲并成为特殊的重要之处。所以无论是研究者或是演奏者,都应当对其给予足够的认知与解读。有鉴于此,本文将对舒伯特《三首即兴曲》D.946中的“死亡意识”展开专门的分析与探讨。
  一、舒伯特《三首即兴曲》D.946中复调性“死亡意识”的特征及其成因
  (一)复调性“死亡意识”的特征
  “复调”是指欧洲18世纪(古典主义)以前广泛运用的一种音乐体裁,而“复调结构”既是文学创作中的一种写作手法,也是一种全新的艺术思维类型。舒伯特在创作《三首即兴曲》D.946期间,因由客观、主观两个方面,终使作曲家内心对于死亡产生多个不同层面的思想意识:包括对死亡的恐惧与绝望(即消极观念)、对现实的摆脱与救赎(即积极观念)以及接受死亡并礼赞生命(即中立观念)。他用音符写下的“死亡意识”相互对峙又交融,表现出了对死亡不同层次的理解,这些复杂的情绪交织在一起,即形成《三首即兴曲》D.946中复调性“死亡意识”的结构特征。
  (二)复调性“死亡意识”的成因
  来自社会与个人等方面的多重重负,是引发舒伯特《三首即兴曲》D.946复调性“死亡意识”的深度成因:
  1.黑暗社会现实对作曲家的打压
  在十八世纪中叶至十九世纪初期欧洲社会各个阶层动荡不安,1789年法国大革命的爆发,资产阶级同封建专制王朝之间矛盾的不断加深,各个阶级想法之间的冲突,人们想要追求“平等、自由、博爱”的梦想几近破碎,严重地阻碍了欧洲发展进程。法国大革命随后的全面复辟,冲击着奥地利青年的思想意识,浪漫主义思潮随着这一社会的剧变逐渐蔓延开来。这样黑暗又阴郁的奥地利让舒伯特的幻想不断地被打破,幻想的破灭使其思想受到极大影响,因此其作品中除了描绘了自己内心深处亦泣亦诉、悲闷交集的情感世界,也饱含着其对当时现实生活状态的失望。
  2.作曲家生理与心理深陷不幸与悲苦境地
  1823年舒伯特得知自己患上了梅毒,,这一足以致命的疾病确诊以及病情的反复发作,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到了“死神”,这一疾病对其生理造成了巨大的折磨。得知自己患上梅毒,这在当时的医学环境和社会环境下令人难以启齿的疾病无疑代表着一个人在生理心理防线的崩塌以及名誉上的毁灭。在未患病之前,舒伯特是一群才华横溢的青年人的中心人物,他们倾向于热爱享乐主义的生活方式,经常举办聚会,人们称之为“舒伯特波西米亚式”的生活方式,随着“死神”的到了以及身边的昔日好友陆续成家,这让其深切尝到了孤独寂寞的滋味。
  3.贝多芬的逝世对作曲家心灵的巨大打击
  1827年3月26日,舒伯特的偶像,其心中最伟大的作曲家贝多芬逝世。这也是舒伯特第二次面对“死神”,这次“死神”带走了他的偶像,这给他心灵上带来了更加沉重的一击。贝多芬的离世也给舒伯特敲响了离别的警钟,此时的他已经感觉到“死神”离自己越来越近,此时他并不再向最初一样畏惧,而是开始“向死而生”,更加努力地进行创作,这也是为何舒伯特在自己晚年时间作品创造达到一个顶峰的主要原因,他将自己从恐惧死亡到勇于直面死亡的变化过程用音乐刻画出来,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晚期风格。
  二、舒伯特《三首即兴曲》D.946中“死亡意识”的表现手法
  (一)消极观念——对死亡的恐惧与绝望
  1.“叹息”式的主题音调,直书内心無尽的绝望与悲凉
  在其《三首即兴曲》D.946中的第一首作品降e小调即兴曲中,舒伯特便运用其独特的音乐创作手法来述说他与“死神”的初识。在降e小调即兴曲开头部分,可先出现了三度跳进的三音动机,这个动机循环发展构成一个八小节下行趋势的“叹息”式的主题音调,谱例如下:
  谱例1
  这段主题巧妙地在速度节奏上选用了一连串附点音符,构成主题动机,这一动机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在贝多芬《第五交响曲》(命运)开头的那个熟悉的四个雄厚、强劲有力的音符构成的“命运动机”——命运的叩门声,加以变形贯穿在整个交响曲的各个乐章中。而舒伯特与他的偶像贝多芬运用了一样的三度下行为标志,但在本曲中,下行动机的展现使用了附点音符,使得更为急促和不安,如“死神”在敲门催促。这个“叹息”式的主题音调是整个乐曲对“死神”逼近最贴合最真实的音乐刻画,表达出了作曲家意识到自己的生命即将抵达终点时内心的绝望。
  在《三首即兴曲》D.946中的第二首作品降E大调即兴曲中,同样也出现了呈下行趋势的“叹息”式的主题音调,谱例如下:
  谱例2
  在音乐进入C大调后右手的旋律走向再次呈现下行趋势的“叹息”式的主题音调,舒伯特利用旋律的下行与力度的渐弱相结合,感叹自己在理应大展才华的年纪,却已过上了生命的倒数日,悲叹着命运的不公和怀才不遇的无奈。

分享:

相关推荐

论文查重 检测系统 官方入口

知网期刊检测 知网PMLC 万方检测2.0 知网检测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