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重网

论文查重
支持官网查验真伪

音乐之美

  一.扬琴音乐“集点成线”的独特美
  “线”体现出音符的横向运动变化,注重音符之间有序的结合以及线条感,讲究音乐进行的流畅性和抒情胜。扬琴音乐是用连续密集的点来组成线的状态,这种“集点成线”的音乐表现形式,是扬琴表现音乐内容的主要方式。这里的“线”不是线的表面形式,它体现的是线的内在特性,是相对的线,线从出现的第一天,它就是人的主观创造,它是人类抽象思维的成就,是抽象存在的一种抽象艺术。因此,我们在演奏“线”时,也要以线的思维、线的感觉来支配双手进行运作,以正确表现音乐的内容和形象。
  扬琴一个音一个点,扬琴音乐则由无数个音点形成旋律线,如果点不集中、散而虚飘,就形成不了旋律线,也就没有音乐语言的完整表达可言,最终造成音响效果的糊涂一片。扬琴音乐只有吸收中国“线性艺术”审美意识的有益營养,才能使旋律中的每个音点成音线的起伏、呼吸和韵味,进而通过线的流动来传递内心的感受与情绪、思想与愿望,使音乐从每一个细节出发,构筑起整体的线条美。
  扬琴音乐中所体现的线条美以“气”为动力,完成由心理场到音场的线性力感结构,又以“韵”为装饰,使音乐线条呈现灵活多变的微观波动。通过加强对声音的装饰,增强声音运动的弹性和积极流动,不仅唤起了听觉的张力,而且也加强了曲线性歌唱的生机,使音乐产生律动之美,从而不断丰富扬琴的音乐表现力。这是一种特殊的形式美,使得中国扬琴音乐具有鲜活的美感和扣人心弦的独特魅力。在扬琴作品中,经常看到一些富于变化的力度符号,有的由强到弱,有的由弱到强,甚至突强、突弱,展示了力度的一种“音势”,也增强了线条特有的质感。
  在扬琴上弹奏出感性的音乐线条并非易事,它的点状发音特性决定了任何音之间的连接严格来说都是有缝隙的。这就要求我们在演奏过程中要有意识的进行歌唱性的连贯演奏,“集点成线”,把连续密集的点均匀快速的连接起来,使听众自觉的在脑海中将一个个乐音的点串连成抽象的线,并形成线的流动,使自己获得愉悦的听觉美感。例如,黄河先生的扬琴作品《 黄土情》,主题部分运用的是九连弹技巧,双手单独演奏一条乐音线,并交替的把每组乐音连贯起来,形成连绵不断的旋律线条,很好的表现出作曲家复杂多变的内心情感振波。
  二.扬琴余音的线化美
  扬琴音乐中也可以利用余音来构成线,一些变点为线的技巧,如:揉弦、压弦、滑抹等,都在不同程度上美化了扬琴的余音。揉弦是以改变弦的张力来美化余音的一种演奏技法,使音产生波浪形的动态音响,让扬琴这种弹拨乐器也具有了拉弦乐器的线型美。因此,无论是在传统扬琴曲目还是现代扬琴曲目中,这类技法都被普遍的采用。
  压弦是以改变余音振动频率为目的的一种美化余音手法,也需要通过改变琴弦的张力来实现。压弦技法的运用,改变了余音的直线衰减状态,实现了在不增加这种振动外力的情况下,一个余音呈现多个音高的曲线或折线进行,实现了单音音乐的波状表现。例如,在《 阳关三叠》 中,运用压弦技巧对余音进行了美化处理,婉转的一个乐音就可以让人思绪万千,生动的刻画出主人公的依依不舍之情。
  滑抹是在不改变琴弦张力的前提下,通过特制的金属指套在弦上滑动改变琴弦的有效振动的长度,来达到美化余音目的的一种特殊技法。这种技法不仅可以发出犹如古筝的吟柔、琵琶的推拉弦、二胡的滑抹音与揉弦以及吉他滑音的音响效果,而且还可以奏出鸟叫、风声呼啸等特殊效果,大大丰富了扬琴音色的表现力。例如,在项祖华先生作曲的《 林冲夜奔》 中,就运用了滑抹音来模仿风声。
  上例中,右手摇拨时,左手用滑音指套同时由底向高连续滑抹,摇拨一次比一次紧凑、尖锐,预示林冲内心的矛盾冲突达到了极致,并把这样的情绪推向高潮。
  以上三种直线性余音的曲线性处理,使线条更加具有了装饰性和韵味感,与中国传统音乐审美观中“一唱三叹、余音绕梁、以曲为美、轻柔淡远”等审美趣味相一致,在美感体验中,实现了由静向动的转化。
  点、线结合之美
  审美心理学告诉我们:人在审美中具有探究心理。也就是当审美对象在内容、形式上具有新颖性、奇特性、陌生性、变幻性、复杂性等特性时,才能对听众形成强刺激。因此,对比就是一个很好的选择。音色是声音的属性之一,也是音乐的形式因素,因能激发听众的联想而具有表情功能。在扬琴音乐中,作曲家运用点与线的不同音色效果来组织音乐,造成音色的对比,形成了不同个性特色的艺术形象。
  点、线之双重性美感
  在扬琴演奏中,我们不仅要重视点与线的单独音乐表现,还要注意点与线的完美结合。在实际的音乐作品中,点与线是互为存在,不可分割的统一整体。点与线合为一体,使音符具有了点、线的双重性。有些音乐表面是以“点”的形式出现,而它表现的却是“线”。例如《 映山红》 中的拨弦技法,在表面看来,它只是运用琴竹的键尾拨奏出的单音音点,实质上是要体现音乐的旋律化,以点的连接来体现线条的走向。达到线条化要求音符之间衔接的细致性,触弦时虚化弦与弦之间的颗粒性连接,使其连接处尽量模糊,弹奏出清晰的线条。然而,有些音乐是以“线”的形式出现,但它要求突出节奏以及音符的颗粒性,也就是突出“点”。将线的旋律点性化,使音乐具有一种积极的律动。

分享:

论文查重 检测系统 官方入口

知网期刊检测 知网PMLC 万方检测2.0 知网检测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