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重网

论文查重
支持官网查验真伪

植根教学,静待花开

作者:石东生 来源:新课程·中学 2019年12期
   摘 要:心灵要有个归宿,那就是回归教学一线,与学生共同成长,用智慧去启迪智慧,用心灵去感触心灵,冬去春来静待花开。
   关键词:农村教育;一线教学;语文
   回首自己走过的二十四年教学生活,往事一幕幕涌入脑海:1995年大学毕业的我被分配到了广饶县最为贫瘠的东三乡之一西刘桥乡,而且是到了没有自来水,没有柏油路,一百瓦电灯没有十五瓦亮的西燕初中。工作第一年就担任毕业班级的语文教学和班主任工作,一教就是五年。
   2000年,调入西刘桥乡中心初中工作。2001年,由于工作的需要离开了倾心的教学一线,接下来的八年中很少走进课堂,更没有一次登上讲台的机会。校教研室、校办公室、教育办、有三年寒暑假还在党政办混过日子,有幸遇到了许多好领导,结识了许多良师益友,跟着他们学会了踏踏实实做人,认认真真做事。
   书读了一些,字写了不少。大到各种制度、文件、计划总结、典型经验、汇报材料,小到豆腐块的宣传稿件;也曾经在《鲁中晨报》《东营日报》《黄河口晚刊》《广饶大众》登过宣传学校的专版,洋洋洒洒万余言;也曾在2006年度在国家及省市县各级媒体发表稿件132篇,创下全县教育系统宣传稿件个人数量之最。但每每忙完一天的工作,或者假期中静下心来,始终感到心中总是空荡荡的。无数次自我反思,究竟是什么原因使自己感觉如此不充实。是领导对自己的工作不认可?同事对自己的能力不信任?还是自己未全力以赴而内心不宁?
   2009年暑假,到县规划设计院去取一份图纸。敲门进去后迎上来的一位喊我“石老师”,我当时懵在那儿了。平时喊我“石老师”的大有人在,但怎么也感觉不到如此亲切,那只不过是打招呼的日常用语,同“你吃了吗”没啥两样。这声“石老师”却是发自嫡系弟子的真心,饱含着永远割舍不了的真情。就在此刻,我顿悟了自己心灵空虚的根源。教过六年的初中语文,当过六年的班主任,也曾送走过两届毕业班,但平时遇到自己教过的学生卻凤毛麟角。十年来整天面对是的文件,离不开的是电话、微机,应接不暇的是检查,迎来送往的是过客。远离了教学一线,没有澄明清澈充满求知的瞳眸的滋润,枯涸的心灵怎能不慢慢老去!教学不正是长久以来自己苦苦寻觅的根吗?
   2011年我终于真正回到了阔别十年之久的课堂(自2009年9月起,由于缺语文科任教师,兼任了西刘桥实验学校初中部两个班的语文教学工作)。2014年9月,更有幸来到大码头镇中心初中工作,每天行走在校园内:办公室—教室—餐厅—学生公寓,路程简单近乎枯燥。但由于有了那充满了无限求知欲,时刻期待老师出现在教室门口的眼神,内心便有了归属感,工作便有了不竭的动力。
   那一年,在班子成员和全体教师的悉心帮助下,感觉自己进步很大。张校长从工作方法、工作思路上对我无微不至地帮助和指导,使自己工作少走了许多弯路,提高了工作效率;班子成员和全体教师团结协作,淡泊名利,披星戴月,甘于吃苦,乐于奉献,舍小家顾大家的精神深深感动和鼓舞着我(郭化良老师的妻子刚刚做完大手术,当时生活不能自理,但为了毕业年级的学生,毅然把妻子关在家中,钥匙放在门上,有急事时妻子就打电话喊来医院的同事帮忙;秋季运动时,一位老师的孩子不慎腿部拉伤,送医院简单治疗后马上继续投入运动会裁判工作;许多教师夫妻都是班主任,家庭、孩子都照顾不上,早来晚走,晚上还时常到校检查学生自习和就寝;多位教师颈椎或腰椎不好,或低不下头或长时间坐不了,但他们没向学校诉过一声苦,没给学生耽误过一节课,为了学生每天都在透支着身体……),使自己时刻有学习的目标和动力;团结协作和谐融洽的工作氛围,让我工作得非常舒心,自己也倍加珍惜大家共同建立起来的这种纯洁的工作友谊。
   打铁还得自身硬,学校靠的是全体班子的威信,靠的是领导者的人格魅力,靠的是制度和文化的影响与引领。每天改变一点点,每天都不要停止改变,学校就一定会大有希望。
   当时的我作为学生管理的主要责任者,我深知责任的重大。只有真抓实干才能让师生心服口服,赢得教师、学生和家长的信任与尊重。除做好平时的带班值班工作外,每天我都坚持早来晚走,早自习、午静校、晚自习,更是深入到班级之中;晚放后,经常检查宿舍到夜深人静,在繁星闪烁下离开校园;每周五学生放学,总是看着学生全部乘车安全离开后才离开校园。
   学校安排我担任毕业班语文教学工作,十五年没有教过毕业班的我感觉压力山大。在短短三周的时间内,我利用晚上和星期天时间通读了整套初中语文教材,做到了了然于胸。同时通过学科组听评课、向有经验的教师虚心求教、上网查询和学习等多种形式,使自己的学科教学工作真正做到了有的放矢。为了学生在火热的六月第一次绽放自己美丽的人生,我和学生一起与时间赛跑,在晨曦中迎接朝阳,在璀璨星河辉映下送走忙碌而充实的每一天。
   回归教学,我找到了多年未曾找到的感觉,游离的心灵有了最终的归宿,工作中时刻充满了无限的激情和活力,忙并快乐着。教学质量是学校的生命,更是教师的尊严。只有学校的中心工作真正回归教学,教学质量得以不断提高,,我们做教师的才能够挺直腰杆,说话掷地有声,充满底气。
   2016年,按上级要求我回到了编制单位西刘桥初级中学。我毅然辞掉管理工作,全身心投入到教学之中,从初一开始和同学们与语文新课程共同成长。三年的寒来暑往,我和同学们又迎来了火热的六月,我们没有辜负这几年的时光,中考的成绩再次使学校走到了全县的前列。扎根农村教育,做一名有责任心、敢于担当的语文教师,培育一代代有理想、有作为的优秀学子,不也正是农村教育这棵大树枝繁叶茂得以长期生存和发展的根吗?

分享:

论文查重 检测系统 官方入口

知网期刊检测 知网PMLC 万方检测2.0 知网检测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