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重网

论文查重
支持官网查验真伪

调查:2020,北京教培行业“无暑期”

  在东城区新成文化大厦一个退租的教育机构遗留房源内部挂着这样的横幅:红红火火过大年。但很显然,他们没能开启这红火的新一年。

  来源|多知网

  文|孙颖莹

  图片来源|Unsplash

  暑期前夜北京爆发的二次疫情,正对北京教培行业的暑期招生产生重创。

  从多知了解的不同营收规模的北京教培机构情况来看,当前大家在暑期普遍面临两个问题:其一是在读学员多以续报为主,新招学员比例很少;其二是续报成绩较往年有所下滑、退班率有所上升。

  尽管各家都试图通过“做重服务、提高服务频率”来弥补在线学习的效果,试图作用于续报转化上,但暑期的震荡依旧是剧烈的。哪怕是抗风险能力较强的大机构,也未能幸免。

  东方优播CEO、北京新东方优能中学部总监朱宇对多知表示,北京二次疫情对于北京新东方学校今年暑期招生的影响还是很大的,去年招新率能达到30%-40%,今年招新率明显下降。

  朱宇还提到,新东方为此设计了很多OMO的特色课程,来缓解招新的压力。

  新东方新一季度财报对接下来2020财年Q1(2020年6月1日 至 2020年8月31日)的业绩预告中也提到:在新冠肺炎不确定的情况下,决定采用最保守的方法对2021财年第一季度进行预测。 新东方预计2021财年第一季度的净收入总额在9.11-9.54亿美元,同比下降幅度为15%至11%。

  在7月30日好未来发布会2020财年Q1财报(截至5月31日止)中也提及,由于COVID-19的爆发,好未来的线下业务可能仍然面临一些持续的压力。

  高思教育副总经理张持召在接受多知采访也表示,北京二次疫情对高思学校暑期招新的影响确实比较大,因为线上场景的迁移,尤其体现在新生入口端的影响更为明显。

  “暑期没了,‘命’也没了。”北京一位教培行业从业者对多知感慨道。

  01

  北京教培暑期受创明显,部分机构营收腰斩

  6月16日,北京关于疫情通报的新闻发布会从例行的下午推迟到晚上8点、9点、10点,终于在10点多正式召开。

  尽管所有教培行业从业者都有预料,这场反复推迟的发布会与北京二次爆发的疫情,将为教培行业带来怎样的变化。但在当晚“自6月17日起,中小学各年级一律停止到校上课,继续暂停校外培训机构的线下课程和集体活动”的通知真正发布之时,太多从业者还是一夜难寐。

  “大家本来就撑着一口气,一闷棍,全趴下了。”在北京运营教育综合体的王寒(化名)表示,“暑期没了,这才是真真正正命没了。但凡6月那个节点能开,就能进一部分现金流,哪怕是远水解近渴都行。”

  诚然,暑期是线下教培机构一年中现金流最充沛的时候。当北京在本就漫长的抗疫周期里,遇到“消失的暑期”,受创程度可想而知。

  文新学堂创始人叶德文告诉多知,北京因疫情线下仍无法复课致使其暑期新招影响明显,营收减少近一半,暑期班学生八成来自续费。

  北京厚朴教育(拥有两个线下校区、以理科培优擅长)创始人乔宇也对多知坦言,当前在读学员200余名,较去年同期少了10%;其中新学员仅占总人数的5%左右,全部来自转介绍,新报名学员人次比去年少了一倍之多;暑期实际收入比去年少了15%。

  而另外一家拥有两个线下校区、主要从事少儿英语培训的北京机构从6月14日开始筹备暑期招生,到7月14日一个月的时间,累计报名共16人。该机构负责人李孟(化名)在6月14日当天还曾发文自嘲道,“自疫情之后,因为穷,已经四个月不知肉味了。印象中上次大规模吃肉,还是正月十五老丈人来过节。”

  影响程度不言而喻。

  而这些“创伤”,对于在北京周边、河北辖区内的K12综合培训机构负责人王媛媛(化名)而言,已经是十足羡慕的了。

  这里为什么提河北?因为地理位置毗邻、人员流动密切,在北京二次疫情爆发之后,河北的培训机构也未能幸免。

  在王媛媛所在地区,不只她一家正面临这样的情况:大部分家长及学生对在线授课的模式并不买单,所以王媛媛的机构从2月开始,几乎没有任何新招或者续报收入。所有正在进行在线课耗的学员都是过去寒春联报的学员。

  而如今,其课耗已经做完80%,这就意味着王媛媛的机构很快将无课可上。王媛媛几乎将求生的所有希望放在6月线下复课身上。他们做了非常多的中高考冲刺、暑期课程的策划活动,就等着6月线下复课后能紧急输点血。

  但一切希望成为泡沫。“苦不堪言”成为王媛媛对自己最为贴切的形容。

  抗风险能力较强的大型机构也难以独善其身。

分享:

论文查重 检测系统 官方入口

知网期刊检测 知网PMLC 万方检测2.0 知网检测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