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重网

论文查重
支持官网查验真伪

王小凡:打击学术不端,应重点关注恶意造假

  1 在中国的基础科学研究领域,文字抄袭和打“擦边球”的两种学术不端行为已有所好转,现在需要重点应对的问题是恶意造假。

  2 医学是恶意造假、买卖论文的重灾区,主要原因在于中国目前对该领域的评价方式不符合临床与转化医学研究的科学规律与性质。

  3 与美国类似,同行举报在中国也发挥了主要作用,其中很多来自国外期刊。

  4 当今科研设计与实验结果数据庞大,要求研究人员保存原始数据及其动态变化对于事后调查、监管十分重要。

  5 科技部和基金委应该承担好监管角色,主要起监督作用,而不是调查的主体。

  6 中国对学术不端的治理力度仍需加强。现在许多需要处理的事情尚未处理,这导致人们不服气。

  去年至今,中国学术界接连被爆出一起又一起的学术不端事件。最近的是5月29日,知名国际“学术打假人”Elisabeth Bik发文称,发现8篇中国作者的医学论文涉嫌造假,这8篇论文来自不同作者、不同医院,有不同类型癌症、不同的蛋白质表达,但却拥有同样的Kaplan-Meier曲线、表值和线图。

  此前半个月的5月12日,Bik还指出过一例在线发表于《自然》的论文《SARS-CoV-2 在 hACE2 转基因小鼠中的致病性》涉嫌图片造假,该论文的研究团队来自多家中国研究机构,其中包括中国医学科学院实验动物研究所、北京新发传染病动物模型重点实验室、北京协和医学院比较医学中心和国家病毒性疾病控制预防研究所等。

  不仅如此,Bik在今年2月还曝出高达400多篇几乎全部来自中国研究机构的论文似乎都产自一家 “论文工厂”。

  面对频发的学术不端,除民间打假外,出版界也难以坐视。施普林格出版集团旗下期刊(Multimedia Tools and Applications)在4月撤稿了31篇中国作者的论文;爱思唯尔出版集团旗下期刊Future Generation Computer Systems 则爆出撤回中国作者署名的稿件13篇。撤稿的主要原因包括伪造同行审议、图片造假、抄袭等。

  对此,中国相关科研管理部门曾屡次发声加强学风道德建设。但针对学术不端的打击和治理力度,实际情况并不令人满意。就此问题,《返朴》专访了癌症生物学家、杜克大学终身讲席教授、曾参与中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推进科学诚信教育相关工作的王小凡。他表示,现代科学在“五四运动”时期才开始进入中国,但长期动荡的时局令中国的科学研究难以生根。直至1978年“改革开放”,现代科学研究体系才正式在中国发展起来,科学研究的法规和准则也才逐步形成。要厘清中国现在面对的学术不端的问题,首先要理解中外科学历史背景,在此基础上才能更好地分析和应对中国的学术不端问题。

王小凡教授 |摄影:毛光勇(China Daily 驻美记者)

  受访人 王小凡(中国科学院外籍院士,杜克大学终身讲席教授)

  采访人 《返朴》记者王二

  返朴:谢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如我们所知,中国近年来屡屡爆出学术不端事件,根据您的观察和总结,中国此类事件的主要表现特点是什么?

  王小凡: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中国在基础科学研究领域最主要的学术不端行为是“抄袭”,主要表现在语言文字上。大约十年前,《自然》发表的一篇短评曾称“中国近三分之二的科学研究论文存在学术不端行为”。我对此很震惊,仔细分析了解后发现,其中大部分是指“文字表述抄袭”而不是数据抄袭。例如,一篇文章在前言部分抄袭他人的表述。

  在我看来,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在于文化背景的不同。在中国的文化背景下,在诸如回顾性、总结性的非原创性工作的表述上,抄袭他人文字并不是大问题,但是西方文化则要求科学研究论文体现全面的原创性。且在英文语言背景下,西方占据着优势。因此,Nature的短评简单将中国的问题说成“三分之二的科学研究论文存在学术不端”抹杀了中国学者作出的许多学术成果。后来,随着国内在教育和制度上的加强,这一情况逐渐有所改善,目前“抄袭”不再是中国在基础科学研究领域学术不端的主要问题。

  第二种常见的学术不端行为是打“擦边球”。比如某科学家的论文数据在多次实验中都被证明是可重复的,却在论文的产生和修改过程中因为粗心甚至偷懒使用了非原始数据,,从而被认定为编造数据。

分享:

论文查重 检测系统 官方入口

知网期刊检测 知网PMLC 万方检测2.0 知网检测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