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重网

论文查重
支持官网查验真伪

环评报告抄袭、威胁10万水鸟生存 深圳湾新航道引争议(2)

  面对公众质疑,3月25日,深圳市交通运输局回应,根据《广东省海洋生态红线》,深圳湾航道疏浚工程(一期)所在区域不属于广东省海洋生态红线区,工程区域全部位于深圳辖区。马海鹏对此仍有异议,他致电深圳市交通运输局,对方回复称,“依据来源于环评,关于红线问题,还在让环评单位论证之中。”

  王勇军指出,深圳湾的生态系统是个整体,包括福田红树林湿地和香港米埔红树林湿地。而公示的航道疏浚实际上是新挖新建,属于新建项目,对环境的影响没有疏浚这么简单,应该包括对福田红树林湿地和香港米埔湿地的完整环境评估。

  草率的环评报告

  除了担心航道疏浚影响深圳湾的生态,细心的公众也随即发现,这份环评报告涉嫌抄袭、造假。

  马海鹏团队指出,报告中多次将深圳湾项目写成湛江项目,明显就是复制粘贴拼凑的环评报告。有公益组织统计,环评报告书共出现35次“湛江”。报告中甚至写道:“本项目在现有航道上改扩建……不会对湛江湾现有红树林造成明显不利影响”“深圳湾航道疏浚工程是落实湛江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十三五’规划的体现”,令人啼笑皆非。

  报告文本错误、监测数值巨大差异等,也让马海鹏团队对这份环评报告的科学性、真实性、有效性产生了质疑。他们研究报告时发现,项目在2019年12月开始启动,但是文中相当多的调查数据都提到,南海海洋所在2017年、2018年进行实地检测。马海鹏认为:“这明显不符合逻辑,在相关评价中可以引用其他机构的研究内容,可是该报告中没有注明任何数据来源,且全部写明是南海所监测。”此外,马海鹏团队也注意到,该报告用深圳湾到珠江口的监测数值作为深圳湾疏浚航道的数值来做评价。

  

环评报告抄袭、威胁10万水鸟生存 深圳湾新航道引争议

  面对公众的质疑,3月27日,深圳市交通运输局终止了环评公示,该报告书的编制单位中国科学院南海海洋研究所(简称南海海洋所)开始成立调查小组展开调查。3月28日晚,深圳市生态环境局公开表示,将对深圳湾航道疏浚工程(一期)环评报告书涉嫌抄袭、造假一事开展调查,并在当天约谈了南海海洋所相关负责人和报告书的编制人员。

  4月1日,南海海洋所在其官方网站公布调查结果,承认报告存在抄袭。公告称:“涉事报告书部分内容与该所编写的环评报告《湛江港30万吨级航道改扩建工程环境影响报告书》定性分析部分相同或高度相似,确实存在抄袭;涉事报告书负责人徐玉芬未按规范程序经我所审核同意,私自对外提交公示文件,造成恶劣影响,负有直接责任;该所作为《深圳湾航道疏浚工程(一期)海域使用论证、环境影响评价和潮流泥沙数学模型专题报告》技术咨询合同承担单位,对职工职务行为监管不到位,导致徐玉芬未严格执行规章制度,在未审核盖章情况下擅自提交成果文件。”

  南海海洋所表示,立即中止该项目合同,并退回全部费用,后期不继续参与该项目工作。停止项目直接责任人徐玉芬所有项目工作,进行调查整顿,在征得委托方同意的前提下,由相关业务管理部门协调其他人接手。

  此事也惊动了广东省生态环境厅。广东省生态环境厅环评处负责人表示,将坚决打击环评文件弄虚作假等行为。对深圳湾事件,已与深圳市生态环境局成立省市联合调查组,调查环评技术单位涉嫌造假等问题,将依法依规对有关责任单位和责任人进行处罚。

  整个环评报告的制作和发布,都显得十分仓促。南海海洋所的公告提到,2019年12月4日,徐玉芬从接到委托,与广东海润工程技术有限公司和注册测绘师夏先荣合作,三个月内就完成了深圳湾航道疏浚的环评报告。

  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产业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周军民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这个公示的环评方案看上去过于草率,“好像挖一个航道就可以了,这种做法肯定有问题。它不是系统性地解决问题,,包括水鸟、鱼类、红树林等,都有相应的保护方案。”

  王勇军曾对《南方都市报》表示,比起专业上的漏洞,“抄袭”已经算不上是值得说的错误了,“但这确实体现了建设单位和评价单位对待这份报告的态度,这么敏感的项目,却用如此儿戏的态度来对待”。

  他认为,除了评价单位,更应该追究建设单位的责任。南海所的强项业务确实没有鸟类研究,而建设单位在招标时就应该考虑到这个问题,完全可以进行组合,再找擅长鸟类生态的单位来追加内容。2019年上半年,王勇军曾作为专家参与对这个项目的科学论证。他记得,受邀的北大研究生院专家统一认为,这是非常敏感的项目:“当时大家的意见都非常明确,而且也提交给交通局了,我认为基本上是把这个项目枪毙了,没想到他们又做了环评。”

  航线开发和生态保护

分享:

论文查重 检测系统 官方入口

知网期刊检测 知网PMLC 万方检测2.0 知网检测VIP